娇媚少妇 骗我激情一夜情

 吃完饭后,“千娇百媚”执意结账,理由是我的工资不高。她这么做的时候,我的心里暖意融融,来深圳后,第一次有女人这么贴心地爱护我。她跟着我到了我租住的小房子,在那里,我们发生了第一次关系...... 

 

  口述:欧阳谨,26岁,未婚

  夜深了,欧阳谨依旧挂在网上,他其实已经非常困倦,但是,他不想睡,过两分钟,他就不由自主地盯着QQ看,看“千娇百媚”有没有在线。

  凌晨两点了,“千娇百媚”的头像依然是灰色的,这种情况已经持续了好多天。等待得越久,欧阳谨心头的怒火烧得越旺……

  欧阳谨自述:

  我是北方人,性格比较直爽,以前在家里的时候,人家都叫我“楞头青”。1996年,我刚刚高中毕业,闲在家里没啥事,家里人挺嫌弃我,一气之下,我来到了深圳。

 吃完肯德基,“千娇百媚”执意结账,理由是我的工资不高。她这么做的时候,我的心里暖意融融,来深圳后,第一次有女人这么贴心地爱护我。

  吃完饭后,“千娇百媚”跟着我到了我租住的小房子,在那里,我们发生了第一次性关系。

  亲热过后,我真诚地对“千娇百媚”说,我以前玩过很多感情游戏,但现在我不想玩了,我想好好地找个女人过日子,如果她想玩,就绝对不要找我。

  听我这么说,“千娇百媚”似乎急了,她说,如果我不相信她,她立马就跟我回家去,她还要求我从老家开张未婚证明过来,以免我骗她,后来,她还当着我的面给我的家里打了电话……

  “我有什么理由不相信呢?我开始幻想,幻想自己在深圳有个安定而富裕的家。

  那晚临走的时候,“千娇百媚”告诉我,她的名字叫饶敏。

  欧阳谨说,在这段恋情里,他付出了真心,当然,他也有自己的私心,在深圳奋斗了8年,他还是个几乎一文不名的打工仔。

  当一个富裕的深圳女人出现在他的面前时,他以为扎根深圳的机会来了。

  自从相识后,饶敏每周来找我两三次,亲热过后,她总是急匆匆地要走,跟我在一起的时候,她总是接到一些奇奇怪怪的电话,我问她,她总是很巧妙地掩饰过去。

  我一直想知道饶敏的确切年龄,可她一直坚持说自己只有23岁,有一次,我坚决要看她的驾驶证,她先是不肯,但终究抵不过我的哀求,将驾驶证递给了我。

上一篇1234下一页

    在性生活中,男人不断地卖力“抽插”,不仅没
    第一招: 取悦自己和取悦对方一样重
    每个人都需要滋阴补肾,男人是补肾,女人是滋